国际观察:赢了选举,安倍能做什么?

  日本众议院推举15日清晨终于尘埃落定,联合执政的自民、公明两党统共斩获325个席位,由此执政联盟方面的总席位数与选前持平,再度确认其众议院超过2/3席位数的绝对优势。这也意味着安倍彻底削弱了在野党力量,在政策的推行方面再无障碍。博得推举之后,安倍能做什么?这对日本是福是祸?

  能长期执政

  从目前的推举结果来看,安倍闭幕众议院提前举行大选的“小算盘”相称精明。

  11月21日宣布闭幕众议院,并决议12月14日提前举办大选。安倍的时间点卡得相称精准。堪称早一点嫌早,晚一点嫌迟。

  安倍的突袭战略基于其对时势的研判。日本《读卖新闻》的主编早在11月9 日就收回“闭幕,就现在”的信号。“因为从今往后,安倍政权将不会再有令人满意的政绩,如果现在闭幕的话,还能保住自民党以及安倍首相的执政位置。”

  12月14日提前大选的决策甫一推出,就取患了让敌手们“措手不及”的功效。民主党和维新党连人马都未凑齐便仓促应战,战果可想而知。最终的推举结果也确如媒体所料,就连民主党党首海江田万里都名落孙山。

  安倍的“战果”在很大程度上受益于“恩师”小泉的指点,类似的“战略”与小泉“突然袭击,声东击西”的手腕千部一腔,千人一面。

  昔时受困于经济问题的小泉把问题症结简单归结为“邮政改革”,在这个不关乎大局的问题上要搞推举,问信于民,其手腕是搞突击战,结果赢患了2005年的大选,成为党内最有权势的人。

  安倍此次的战略颇为有效。安倍经由此役也成了党内最有权势之人,自民党在众议院有了稳定多数,自民党的决议将成为日本政府的决议,不受任何在野党的羁绊。安倍本人也能准期被选首相,执政年限从2015年9月延后到2018年。

  或能修正

休学宪法

  安倍是打着拿“安倍经济学”问信于民的旗号举行推举的。他真的在意“安倍经济学”吗?现实上,从一开始,安倍祭出“安倍经济学”的倾向是追求长期执政,以结束政坛走马灯现状。

  “安倍经济学”在某种程度上已“死”。其“三支利箭”没能创下显著成效,加上GDP出人意表地下滑,日本经济的生长状态呈现明显的颓势,引发国内外普遍的批判和质疑。

  据日本放送协会(NHK)14日报道,NHK实行的入口调查显示,54%大众对“安倍经济学”给以好评,46%默示不给以好评。但这种数据有多大的可信度,看看新低的投票率就明白了。

  其实安倍的真实倾向是实现外祖父岸信介的“遗愿”:修正

休学宪法,成为“正常国家”。

  自安倍2012年二次执政以来,他就经由过程不断翻新的名堂挟持国会,挑战宪法。设立国家安全保障会议、经由过程《特定秘密保护法》、废除武器入口三原则,2014年7月更是经由过程了行使群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。他的各种动作,最后恐将令日本宪法彻底变质。

  根据宪法,重大事件政策的发布需经众参两院批准,即便
该政策被参议院否决,只要执政联盟在众院获2/3以上票便可
强行经由过程。发起修宪动议更需要众院2/3以上的席位,如今,执政联盟已经获得325个议席,这意味着它满足了修宪的条件。只要时机适当,安倍就有机会在接下来的任期中争取实现修正

休学宪法、改造国防、教育“复辟”等团体政治野心。

  当然,公明党在此次推举中依然是“关键少数派”,在修宪等重大问题上,还会对自民党以管制。

  或将带来磨练

  有剖析说,日本今后是继续走战争生长道路,仍是在安倍的率领下“解脱战后体系体例”滑向重走军国主义老路的深渊,给日本和世界带来磨练,何去何从,都取决于日本国民此次对国家运气的选择。

  但是从日本总务省的统计结果来看,本次众议院推举的投票率为52.66%。因为大多数大众并不是不想选择,而是别无选择。

  此前,自民党一前阁僚对此默示担忧,“极其低下的投票率,即便
自民党大获全胜,也不能说博得大众信任。”

  由日本知名学者组成的“立宪民主之会”此前曾揭晓声明,称安倍闭幕国会众议院是滥用“闭幕权”,企图借助大选洗白肆意修正

休学宪法说明的现实,并试图失掉民意对其施政的全面授权,这是“对选民背信弃义的行动
”。

  安倍已把进步消费税提早至2017年4月1日执行,但若没有具体结构性的改革,也难以令“安倍经济学”起死回生。

  在“换汤不换药”的推举游戏之后,日本外交可能还会是因循原来的处方。在修宪的大预期下,这个原本就不管用的药方不仅不会治病,反而会让病情更加重大。本报记者 杨子岩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iiccim.com